特写 2018 年 11 月 9 日

带上冲浪板和 iPhone,失明退伍老兵在浪尖一展身手

Scott Leason 在 Mission Beach 等待第一波海浪的到来。
长板冲浪者 Scott Leason 在 Mission Beach 等待第一波海浪的到来。
Scott Leason 是个习惯于早起的人。清晨 5:30,他就已经将电子邮件、社交媒体、新闻资讯和天气情况查过一遍,并用新 iPhone XR 上的 Surfline app 查阅了当天的冲浪报告,为当天的冲浪之行做好准备。这个星期五,天还没有亮,他就早早整装待发,准备前往圣地亚哥的 Mission Bay 水上中心 (Mission Bay Aquatics Center),参加在 Mission Beach 的冲浪活动。
但是,这次冲浪将在 Leason 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进行,因为他是一位盲人。
Leason 在当天活动前通过他的 iPhone Xr 了解海浪的情况。
Leason 在当天活动前通过他的 iPhone XR 了解海浪的情况。
作为美国海军的一名退伍军人,他曾在 USS Tripoli 号两栖舰上服役,是舰上的视觉通信专家,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信号员”,负责利用闪光信号灯、摩尔斯码和旗语通信等手段在舰船间传递信号。1993 年 7 月 4 日,在服役七年后,Leason 被一名劫匪的子弹击中,从此双目失明。经过多年的努力,他逐渐适应了目前新的“常态”。2009 年,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盲人康复中心 (U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 Blind Rehabilitation Center) 为他提供了计算机与技术培训,这成为他开始独立生活的关键转折点。
当时,无障碍移动计算机技术还处于萌芽阶段,但 Apple 的 iOS 迅速赢得了用户的喜爱。2012 年, Leason 在 Long Beach 的 Tibor Rubin VA 医疗中心 (Tibor Rubin VA Medical Center) 得到了他的第一部 iPhone —— iPhone 5,同时助理首席盲人康复师 Sarah T. Majidzadeh 还为他做了培训。“用手机导航要简单得多。”Leason 表示。“我认为很多视障人士更喜欢 iPhone,因为在 iPhone 上可以做各种事情。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旁白功能简直太好用了。”
Leason 只是众多依靠旁白功能的指引处理日常事务的失明或视障人士中的一员。实际上,目前在盲人群体中,使用旁白功能的人数比使用其他所有手机屏幕阅读软件的人数加起来还要多。去过 VA 的 13 个盲人康复中心的退伍军人中,大约 70% 的人获得了 iOS 设备和无障碍使用方面的培训。“这些工具正在帮助我们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Majidzadeh 表示。
但是,Leason 并不是技术达人。没错,他是会佩戴 Apple Watch 在家中和海里追踪记录自己激烈的体能训练,但他更喜欢一切从简,希望所有设备用起来都简单明了。在这方面,无论对正常人还是视障人士, iPhone 都做得非常出色。“明天我就能开始冲浪训练了,到时候看看我能燃烧多少卡路里,这应该会很有意思。”
Leason 在自己的 Apple Watch Series 4 上开始冲浪训练。
Leason 在自己的 Apple Watch Series 4 上开始冲浪训练。
Leason 划水进入浪区并等待教练高喊“起立!”
Leason 划水进入浪区并等待教练高喊“起立!”
Leason 还是一名严肃认真、充满竞赛精神的竞技运动员。他渴望胜利,也有过几次骄人的赛绩:2016 年 6 月,他在 North Jetty 的 Oceanside Harbor 举行的美国残障人士冲浪锦标赛 (USA Adaptive Surfing Championships) 中获胜,成为第一位盲人冲浪冠军。同年,在北卡罗来纳州的 Harmony 举行的美国滑水大赛 (USA Water Ski Competition) 男子花样赛中,他又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仅仅今年一年,他就在四场不同的运动会中参加了七次比赛。

“当他向我展示他能 [用 iPhone] 做些什么时,我发现他对设备的交互方式早已了然于胸,知道如何充分发掘其中的种种精彩,这一切深深地震撼了我。”

虽然 Leason 与 Mission Bay 水上中心打交道已有 10 年之久,但冲浪只是他最近才进行的一项尝试,他想通过冲浪来重温从小在 Corona del Mar 长大的那段童年时光。这些年来,在 Challenged Athletes Foundation 为退伍军人推出的 Operation Rebound 计划的支持下,Leason 与水上中心一起调整、学习和成长,不断完成新的水上壮举。
Scott Leason 收藏的奖牌。
Leason 仅在今年就参加了四场不同的运动会中的七次比赛。
Mission Bay 水上中心的教学协导员 Paul Lang 回忆了他们早期曾经克服过的一些困难。“当他与我们一起滑水和花式滑水时,我们通常可以示意滑水者船要转向。” 他说,“Scott 看不到这些示意,所以我们只能用事先设计好的方法来解决。在准备将他送回海滩时,我们就举手摇动绳索,他感觉到晃动就知道我们正要到他那里去。这样的小事还有很多…我们遇到困难时,就与 Scott 一起解决,制定出每个人都能使用的可行方案。”
Lang 在 Leason 有了第一部 iPhone 之前就开始与他合作,经常为他能够自如地出入水域感到吃惊。
Leason 身穿正面印着“盲人冲浪者”字样的滑水服,示意队友他需要一些空间。
Leason 身穿正面印着“盲人冲浪者”字样的滑水服,示意队友他需要一些空间。
“在他第一次有了一部 iPhone 并学习如何使用旁白功能时,我让他给我演示一下,因为我看到他在屏幕上点来点去,但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好像一连串点了些东西,手机就立即读出了屏幕上的信息。”Lang 说,“当他给我演示自己能在 iPhone 上做到的各种事情时,我很惊讶他已经学会了如何操作并充分发挥它的功能。这让他与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了,同样可以坐在一边的角落里玩手机、听音乐、读书、发文本消息。”
“我们很难想象科技世界的 10 年有多么遥远。” Mission Bay 水上中心副董事 Kevin Waldick 表示,“他根本不是什么技术达人,但自从有了 iPhone,他好像在宣告’我做到了。真不可思议。’ Apple 也做到了同样不可思议的事,就是让像 Leason 这样的用户能够使用自己的设备。这些运动不再高不可攀,就像技术变得平易近人一样。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冲浪训练结束后,Leason 和他的导盲犬 Snickers 正在等出租车。
冲浪训练结束后,Leason 和他的导盲犬 Snickers 正在等出租车。
Leason 每天用两个小时在家中完成严格训练。
Leason 每天用两个小时在家中完成严格训练。
2018 年即将结束,Leason 将在自己和 Mission Bay 水上中心放假之前参加一个月的花式滑水与冲浪训练。“当我和别人一样握着船后面的绳索时,我忘记自己是个盲人。” 他说,“随后,当我回到海滩,有人会围着我的导盲犬 Snickers,我向它欢呼,人们看到我拿着滑水板就会好奇地问’你是盲人?’,然后就走开了。那种感觉太棒了。”
“水上运动不仅有益身心健康,更能让我认识自己,真实地做自己并展示自己的天赋。”他说。
回到岸上,Leason 一边享用辣味午餐,一边回味今天的浪花。他擦干身上的水,但稍后还要参加两个小时的体能训练。Snickers 将陪伴他继续前行。他将在 GoFundMe 个人页面上发布筹款信息,为 2019 年的比赛和活动做好准备。他将以自己的方式继续生活。“我是个独立不羁的人。”他说,“而对 iPhone 适当的描述也恰恰是:独立不羁。”
Scott 摆出代表“放轻松”的沙卡手势,训练后,他通常用这种方式结束一天的水上生活。
Scott 摆出代表“放轻松”的沙卡手势,训练后,他通常用这种方式结束一天的水上生活。

媒体

Scott Leason 图片

媒介垂询

顾蔚

Apple

gu_wei@apple.com

+86-10-85255772

Apple 媒体联络

media.cn@apple.com

400-010-8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