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窗口中打开
在发掘坑内仰拍的照片:Rogers 博士站在发掘坑入口处,手持 iPad Pro。
在庞贝古城的一间古罗马厨房内,Jordan Rogers 博士使用 iPad Pro,对他的团队正在发掘的坑洞进行 3D 扫描。
这是一个星期二的早晨。考古团队在庞贝古城的发掘工作进行到了最后一周,所有人都在忙碌工作。  
此前一天,学者们在一间古罗马厨房内发现了一箱人工制品。发掘团队负责人、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教授 Allison Emmerson 博士相信工作尚未完成,还有内容等待发现。每一次新发现都提供了新线索,帮助学者们了解古城遗址及其居民背后的故事。 
除了铲子、桶、刷子和镐等考古学者沿用数百年的工具,他们这次还使用了新设备:iPad Pro。
“iPad 是理想的考古机器。”Emmerson 博士表示。她所在的这个团队从 2010 年就率先利用 iPad 为考古发掘记录数据了。她称赞 iPad 彻底改变了实地考古工作。
Emmerson 博士的主要研究对象是长期以来被排除在传统研究之外的古罗马群体,包括女性、穷人和奴隶等。今年夏天,她以 iPad Pro 为核心,为团队制定了新的工作流。她相信,凭借提升的处理速度和电池续航时间、激光雷达扫描仪与灵活多用的 Apple Pencil,iPad Pro 将再次改变实地考古工作。
大图显示两个人正在发掘坑中处理一个陶制酒器。在大图内的小图中,Emmerson 博士正在发掘现场。
庞贝古城内,发掘主管 Mary-Evelyn Farrior 与普林斯顿大学学生 Noah Kreike-Martin 在坑道中发现了一个酒器的残片。Allison Emmerson 博士是今夏发掘工作的负责人。发掘团队由美国和英国的考古学者及学生组成。
“考古发掘是一个破坏性过程:某个地方被发掘过之后,同样的工作将永远不可重复。所以,我们工作的一项首要任务就是完整记录全部相关数据,以便未来的研究者可以‘重建现场’。”Emmerson 表示,“iPad Pro 能比其他任何工具都更快、更准确、更安全地收集数据,而且拥有我们所需的处理能力,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聚合信息并加以呈现。”
公元 79 年秋天,维苏威火山(Mount Vesuvius)猛烈爆发,喷发出的火山物质将庞贝城彻底埋葬。17 年前,一场强烈地震严重破坏了这座城市,一些考古学者认为,在这两场灾害之间,庞贝城已经陷入了衰落。
今年的发掘工作为期五周,根据目标建筑在城市网格中的位置被命名为“杜兰大学庞贝 I.14 项目”。Emmerson 博士召集了大西洋两岸的考古学者与大学生,发掘一处商业建筑。此前人们认为这座建筑是一家餐厅,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 2 或 3 世纪。
项目团队还包括一支由 Alex Elvis Badillo 博士共同领导的技术小组。Emmerson 博士去年曾与他合作,率先尝试记录与发表考古发现的新技术。
今年夏天,Badillo 博士和 Emmerson 博士希望实现两项技术目标:使用单一设备全面实现无纸化工作流,以及创建一个在线数据库,让人们通过虚拟方式“重新发掘”现场。Badillo 博士知道 iPad Pro 与 Apple Pencil 可以作为工作的基础,他还选择了 Esri 工具套组和 TopHatch 出品的 Concepts app 配合发掘工作。
这彻底改变了发掘项目,特别是团队的两位发掘主管——卡尔顿学院 Jordan Rogers 博士和哥伦比亚大学在读博士 Mary-Evelyn Farrior 的工作。两人分别监督现场一个独立坑道,负责指导本科生进行发掘,并记录所收集到的大部分数据。 
“过去的发掘工作中,我一直用纸、铅笔或钢笔记录数据。”Rogers 表示,“绘图时就使用坐标纸,测量物体位置时则要用到细绳和水平仪。拍照要用到不同的相机,回家后还要手动上传照片。每一样东西都在不同的地方,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好几个小时,才能把白天的记录转移到电脑上。”
大图显示 Farrior 在发掘坑内使用 iPad Pro 和 Apple Pencil 边测量边绘图。在大图内的小图中,Farrior 坐在桌旁,使用连接妙控键盘的 iPad Pro,Emmerson 博士站在她身后。
Mary-Evelyn Farrior 使用连接妙控键盘的 iPad Pro 记录数据,Emmerson 博士在一旁观看。Farrior 在 iPad Pro 上用 Concepts 绘制坑道草图,这款 app 能帮助考古学家按比例绘制图表。
Rogers 博士和他负责的坑道小组正在深入发掘前一天带来诸多惊喜发现的厨房,而他唯一的记录工具就是手中的 iPad Pro 和 Apple Pencil。 
“起初我有点担心,因为我此前从未用过 iPad。”Rogers 表示,“但学习过程很快,而且数据记录的效果和效率都大大提升了,特别是 Apple Pencil,真是太好用了。同时我也不用再担心会弄丢记录用纸,这也让我感觉好多了,因为之前真的有太多张纸了。”
Badillo 博士对 Esri 的 ArcGIS Survey123 app 进行了自定义设置,让考古学者们可以在 iPad Pro 上输入超过 50 个门类的独立信息,包括照片与草图等附件。 
“我在这次发掘前,曾在实地考古工作中用过两次 iPad。”Farrior 表示,“但这是我第一次使用 iPad Pro,也是第一次在同一个地方收集所有类型的信息。我现在会在 Concepts 里用 Apple Pencil 绘制坑道发掘方案、用摄像头拍摄照片、用妙控键盘输入我的观察。我能够高效汇聚所有信息,而且在发掘现场的高温扬尘条件下,电池续航时间足以满足一整天的工作。”
Rogers 博士在发掘坑中手持一个陶罐,Kurtz 在他身边手持畚箕俯身工作。
Jordan Rogers 博士向杜兰大学学生 Keira Kurtz 展示在庞贝古城古罗马厨房发掘坑中发现的陶罐。
Rogers 博士手持 Apple Pencil 在 iPad Pro 上绘图的特写照片。
Jordan Rogers 使用 iPad Pro 和 Apple Pencil,在 Concepts app 中绘制出房间内正在被团队发掘的区域。
此外,Rogers 还利用 iPad Pro 的激光雷达扫描仪结合 Laan Labs 出品的 3d Scanner App 为坑道创建三维地图。
“它很快,只要 10 到 15 秒就能扫描完成,而且操作简单极了。”Rogers 说道,“它能出色地捕捉所有细节并将其拼合在一起。这样在发掘结束分析数据时,我就能很方便地回看这些细节了。” 
Rogers 与团队进一步发掘厨房遗迹,找到了更多人工制品,包括一副装饰性面具、一些烹饪器皿的残片、动物骨骼和一盏小小的灯,这些发现都将帮助考古学者们了解这家餐厅的时代与功用。这些线索开始指向一段不同于团队之前设想的时期,以及一个与学界认知不同的环境,显示这座城市当时而非摇摇欲坠,而是欣欣向荣。
这次发掘中最具意义的线索来自几周前,是在 Farrior 的坑道内发现的。当时,一名本科学生在一桶泥土内仔细搜索,发现了一枚硬币。这是一枚极其罕有的奥里斯,这种金币由罗马皇帝奥古斯都在其生命的最后一年下令铸造,这意味着这枚奥里斯的铸造日期在公元 13 年或 14 年初。
Emmerson 一手拿着金币,另一只手里举着一块石头,石头上有硬币形状的孔洞。
Allison Emmerson 拿着极为罕有的金币“奥里斯”,这是团队在发掘过程中找到的。
“它是在房间的地面铺料下发现的,看上去像是有意放在那里——很可能是建造或重建这里时献给神的供品。”Emmerson 博士表示,“所以我们能够非常清楚地判断出这座房间的地面是在那个特定时期铺设的。” 
数字团队收集了这枚金币与所有值得注意的人工制品,进行 3D 扫描。团队聚合扫描结果与发掘中收集的其他信息,创建了一个发掘现场的互动数据库。将来任何人都可以在线访问这个数据库,通过数字形式对现场进行“再发掘”——这是考古领域的开创性进步。
“iPad Pro 实现了数据的深度整合与高度互动,让 Alex 和我兴奋极了。”Emmerson 博士说道,“如果我想看看 Mary-Evelyn 负责的坑洞在 7 月 28 日早晨是什么样,我可以立即访问彼时彼地的所有人工制品、土壤分析、照片、绘图——一切都触手可及。”
明年 1 月,Badillo 与同事们将会在美国考古学会的年度大会上展示这个数据库,并讨论 iPad Pro 工作流。
“iPad Pro 工作流成功地帮我们整合了所有工序与人员,而且速度之快超出了我的预期。” Badillo 博士表示,“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 iPad Pro 和 Apple Pencil 的能力,以及它们的易用性。”
这一项目包括三次发掘活动,今年是第一次。在接下来的两个夏天,Emmerson 将带领团队回到同一片区域,继续发掘工作。但下次回来的时候,她将以全新的眼光看待发掘现场。 
从发掘现场的窗户向外望去,可以看到石墙与远处的维苏威火山。
在今夏杜兰大学庞贝 I.14 项目的发掘现场,通过一扇窗户可以看到维苏威火山。
“现在看来,这座建筑的建造时间要比我们之前的设想晚得多。”Emmerson 说道。在发掘结束后的一周里,她与其他考古学者投入了对相关数据的研究。“根据我们收集的信息、特别是发现的硬币和陶器,我们现在认为这里很可能是公元一世纪中叶建造的。在餐厅就餐区域发现的线索也让我们认为,在火山爆发时,庞贝城并非日渐衰败,而是欣欣向荣。” 
Emmerson 指出,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得出这些结论,Apple 设备功不可没。考古学团队通常会在发掘工作完成后数年才报告发现与收获。 
“我对现场的理解比之前任何一次结束发掘时都要更深刻,这是我进行过的最有序、最清晰的考古发掘工作,iPad Pro 在其中厥功至伟。”她称赞道,“这就是技术重要性的体现,它能清晰地展示我们的工作与发现,因为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负起责任,发掘这样的遗迹、讲述曾在此生活的人们的故事。”
分享文章
  • 新闻文章

  • 本文中的图片

照片经 MIC - 庞贝考古公园授权拍摄。

媒介垂询

Sally Zhang

Apple

sally_zhang@apple.com

+86-10-85255762

Apple 媒体联络

media.cn@ap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