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窗口中打开
Model of Hope 计划义工 Joseph 与另外两名义工在加纳。
Apple 十五年如一日,已动募集近 2.7 亿美元,协助阻止艾滋病在包括加纳在内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蔓延。
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市郊的 St. Martin de Porres 医院,Joseph 正准备开启一段至关重要的旅程。这位 27 岁的青年领取了足够服用两个月的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RT)药品。这些药品不是为他自己准备的,尽管他从 11 岁确诊感染 HIV 病毒以来每天都要服用它们。
Joseph 参与了一项名为 Model of Hope(希望榜样)的计划。该计划由加纳基督教健康协会(CHAG)主导实施,招募 HIV 阳性的义工,帮助其他确诊感染此病毒的患者。CHAG 是加纳众多基于社区的组织和医疗保健提供机构之一,这些组织均得到了全球基金的支持。
两名加纳 St. Martin de Porres 医院职员在办公室中工作。
加纳首都阿克拉市郊的 St. Martin de Porres 医院得到了全球基金与 Apple 的重要支持。
截至今年,Apple 已经与全球基金合作 15 年,累计募集近 2.7 亿美元,支持全球基金阻止艾滋病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蔓延。
新冠肺炎疫情让这项使命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为应对艾滋病和新冠肺炎的双重挑战,全球基金去年启动了 COVID-19 Response 计划,协助本已饱受 HIV 病毒和艾滋病之苦的社区缓解新冠肺炎带来的冲击。Apple 是首批将注意力和资源转向全球基金应对新冠行动的企业之一。在 2022 年底前,Apple 将继续把出售相关产品产生的收益的一半用于 COVID-19 Response 计划,另一半收益则将直接用于终结艾滋病的斗争。
一位女性患者在 St. Martin de Porres 医院领取抗逆转录病毒药品。
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患者更加难以从 St. Martin de Porres 医院这样的医疗机构获取他们亟需的抗逆转录病毒药品。
Joseph 是 1380 万名能够得到 ART 药品的感染者之一。这得益于 Apple 对全球基金在非洲抗艾行动的贡献。他也见证了新冠疫情如何影响他通过 Model of Hope 计划提供咨询服务的对象。
“有时候,他们本该来医院领取药品,却因为疫情来不了。”Joseph 说道,“因为他们害怕——他们觉得只要来医院就会感染新冠肺炎,所以很多人就干脆不来了。”
对于免疫功能受损的个人,如感染 HIV、必须每天服用 ART 药品的人,错过取药预约将使他们处于重大危险之中——但接触新冠病毒也同样危险。Joseph 这样的 Model of Hope 义工努力确保众多患者能够获取药品和健康咨询,即使他们不愿或无法出行。
“新冠疫情来袭时,我们这里的很多商户都关门了,人们的出行也受到了很大限制。”CHAG 高级通讯官 Kafui Kornu 表示,“所以 Model of Hope 在这方面帮了很大的忙。他们非常出色地找出了有需要的人,并把药品交到他们手上。他们工作的时候发现,不仅是患者不想来医院,还有其他一些问题需要解决,才能让他们顺利得到药品。”
Model of Hope 计划志愿者 Joseph 领取抗逆转录病毒药品。
Joseph 领取 ART 药品,是为了送给他通过 Model of Hope 计划提供咨询服务的对象。
45 岁的 Rebecca 也是 Model of Hope 计划的义工。她接受 ART 治疗已经 15 年了。尽管感染了 HIV,她还是生下了三个病毒检测呈阴性的孩子,这是因为她遵守了 PMTCT——预防母婴传播措施。得益于 Apple 在过去 15 年来对全球基金的贡献,超过 500 万名孕妇得到了 PMTCT 咨询服务,帮助她们阻断对孩子的 HIV 传播。
Model of Hope 计划义工 Rebecca 在自己的店铺内工作。
Rebecca 在 St. Martin 医院附近经营着一家小店。她加入 Model of Hope 计划是为了帮助他人,回馈社区。
“如果没有全球基金和 Apple 等合作伙伴在过去 20 年来为抗击 HIV 而打下的坚实基础,我们今天为应对包括新冠肺炎在内的更广泛的健康问题所做的许多工作将无从谈起。”(RED) 首席影响官 Luisa Engel 表示,“经过培训抗击 HIV 蔓延的护理工作者也有能力诊断儿童是否患有疟疾,确保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正常,还能为人们接种新冠疫苗。因此,全球基金在 Apple 等企业支持下建立的社区健康基础设施能够产生更加广泛的影响。”
在加纳,这意味着过去十年内的新增 HIV 感染率下降了 21%,得到 ART 治疗的人数从 2010 年的 4 万人上涨到了如今的 20 万人。这份成功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全球基金在社区的基础工作,也得益于 HIV 阳性的义工们对歧视的抗争。他们身体力行地证明,即使确诊为阳性,通过治疗也仍然可能拥有完整的人生。
“我说,看看我吧——我从小就开始服药,现在我已经 27 岁了。”Joseph 说道,“有朝一日,我希望成为一名实验室的技术人员,继续我的学业。所以,如果你接受了 ART 治疗,你也可以像我一样。我确信,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一定会有所成就。”
Model of Hope 计划义工 Rebecca 在自己的小店门外。
Rebecca 遵守预防母婴传播措施,生下了三个 HIV 阴性的孩子。
Rebecca 为咨询服务对象介绍自己的状态和孩子们,向他们推广保护自身和他人所需的方式。她把自己的志愿服务视为回馈社区的方式。
“我希望加入 Model of Hope 计划,因为我得到过别人的帮助。”Rebecca 说道,“我想,我现在还活着,就是为了去帮助别人。”
分享文章
  • 新闻文章

  • 本文中的图片

媒介垂询

Jason Born

Apple

jason_born@apple.com

+86-21-60463666

Apple 媒体联络

media.cn@ap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