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 Endel 管理团队成员的照片插图。
Endel 公司由六位志趣相投的创意人士共同创立,专注于创作有助于用户专注、入睡和放松的个性化背景音乐,现已推出公司同名 app。首席营销官 Nadya Yurinova 在公司成立不久后加入了团队。从左至右:首席设计官 Protey Temen、Nadya Yurinova、首席音乐官 Dmitry Evgrafov、首席执行官 Oleg Stavitsky、首席数据官 Dmitry Bezugly、首席技术官 Kirill Bulatsev 以及首席产品官 Philipp Petrenko。
Endel 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 Oleg Stavitsky 并不是一位典型的技术型企业家。身为六位联合创始人之一的他曾担任视频游戏记者。他认为,自己更像是一位制作人,负责集结各类创意人士,并为他们打造可以尽情发挥的工作环境。“我会向大家提出一个想法,然后退后一步。”他表示。
在 Stavitsky 看来,环境音乐先锋、音乐家 Brian Eno,以及 2010 年他年仅三岁的女儿在第一代 iPad 上使用 Eno 的 Bloom app 拍拍打打地演奏的场景,都为他带来了灵感。看着女儿演奏,环境声音随着指尖动作响起,仿佛她正在用这款 app 创作属于自己的艺术作品,这一幕让令他深深沉醉其中。这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想要创作儿童数字艺术 app。他随即决定离开新闻行业,开始创办 app 开发公司。
为此,他开始着手组建团队,寻找对艺术、音乐、声音充满热忱的志趣相投人士。创始团队包括首席音乐官 Dmitry Evgrafov (新古典主义作曲家);首席设计官 Protey Temen (现代视觉艺术家);首席数据官 Dmitry Bezugly;首席技术官 Kirill Bulatsev;以及首席产品官 Philipp Petrenko。“我们是一支多元化的团队,所有人却都互相一拍即合。” Stavitsky 说道。
Stavitsky 强调说 Endel 的创始团队成员更像是一群艺术家,而不是传统的 app 开发团队。这种非同寻常的协同合作也为声音的创作注入了独特力量。BUBL 是这支团队在 app 开发方面的初次尝试。这个为儿童而设计的数字艺术 app 套装融合了抽象设计、声音以及精心打造的用户界面,于 2013 年在 App Store 推出。“这款作品看起来仿佛让 Wassily Kandinsky 的画作跃然眼前,”他表示。
“我常常对颜色、形状和声音之间的关联感到深深着迷,” Stavitsky 说道,“这与我最喜欢的画家之一 Kandinsky,以及 Brian Eno、Philip Glass 和 Steve Reich 等 70 年代极简主义作曲家,都密不可分。”因此,即使对于我们这几款 BUBL app,我们也开发了众多技术,可基于用户在 app 中的操作实时创作音乐。
Apple Watch Series 6 上显示启用了 Relax 模式的 Endel app。
Endel 于 2020 年荣获 Apple 首个年度 Apple Watch app 奖项。
Endel 是首批数字艺术 app 的自然演进成果,将个性化、情境化、实时的环境背景声音生动地呈现在 iPhone、iPad、Mac 和 Apple Watch 上。
“我们曾思考,如果将这些想法带回 70 年代并与现代科技相融合,效果会怎样?”Stavitsky 描述道。“我们身边满是各种出色的设备,内藏海量知识且功能强大。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充分利用这些优势,将 Brian Eno 和这些 70 年代极简主义作曲家的想法提升到新的层次?”
Endel 对创意和科学给予同等重视,这是它有别于其他音乐创作或声音创作 app 的地方。Endel 的几位联合创始人认识到,要为用户带来个性化体验,需要使用某些特定数据。因此,他们竭力设计了一个 Apple Watch app 体验的产品原型,并基于来自佩戴者环境的各种输入信息,如天气、心率、自然光照射情况,来创作适当的用户专属背景声音。2020 年,此 app 成为首款获得年度 Apple Watch App 的 app,现已拥有超过 30 万的每月活跃用户。
目前,Endel 已经发展成为一个 30 人的团队,总部位于柏林,并于莫斯科开设了第二间办公室,团队的其他成员则分布于里斯本、伦敦和洛杉矶。
在美国,五月是心理健康宣传月。在你看来,声音对于保持积极的认知状态能发挥哪些作用?
Oleg Stavitsky:我想说,面对现在这个疯狂的世界,人们已经开始利用声音来放松身心。市面上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播放列表,人们也在不断探索各种方法来帮助自己好好度过每一天、保护他们认知状态,众多相关的播放列表和 YouTube 视频也应运而生。而现在,人们可以使用 Endel 了。该项目正是针对这种目的特别打造:以科学的方式精心设计,能帮助你达到某种认知状态。
说到科学,我们也来简单地谈谈吧。你最近与神经科学数据公司 Arctop 合作,委托对方进行一项研究,利用对方的技术来实时测量与分析脑波数据。你们有什么发现吗?对于当今人们使用声音的方式,这些发现有哪些启示?
OS:研究结果以这个交互图表形式呈现,你可以逐秒将其放大,查看某部分背景声音或播放列表开始播放时,用户的大脑会产生怎样的反应。我们可以追踪用户的脑波活动,当用户聆听静态播放列表,某首歌曲开始播放,某种活动便会自然发生,但当另一首歌开始播放,却不会再发生这种活动。还有两首歌曲之间的过渡期,当另一首歌曲开始播放,注意力会自然地下降。如果想通过声音提升注意力,你就需要慢慢地将人们带入他们的专注区,其实许多音乐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如何保持这种状态才是关键,而这正是最重要的部分。要做到这一点,你需要实现一致的表现。你需要一直关注用户的状况,实时观察他们的生物特征数据,来让他们始终处于专注区。因此对 Endel 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实现多高的专注力峰值;而是让用户获得比收听静态播放列表时更加持久一致的专注体验。
Endel 曾与电子音乐制作人 Grimes 与 Richie Hawtin (又名 Plastikman) 等艺术家有过艺术合作, 但你似乎正在转向新的合作方向:哲学家 Alan Watts。这是为什么?
OS:虽然 Alan Watts 已于 70 年代去世,我们还是联系到了他的儿子,他目前负责运营 Alan Watts 基金会 (Alan Watts Foundation)。这算是我自己一时兴起的决定。我们获得了他的两场重要演讲的授权:《World as Play》和《Pursuit of Pleasure》。 这两场演讲的内容与这个时代息息相关。Alan 谈到了在生活中尽情起舞、肆意摇摆、行如流水、保持灵活的重要性。他也谈到了相对论:如果你没有经过挫折,就不会理解什么是顺境;为什么互相尊重至关重要;为什么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我发现这些想法与我们这个紧张、过度激化、日渐极端的世界密切相关。
你是如何变得对声音如此着迷?
OS: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对音乐着迷,尤其是环境音乐。Brian Eno 说的没错,音乐充满乐趣,却又容易让人忽视。你甚至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音乐能为你营造舒适的氛围,但不会占用你的注意力,你不必为了去处理它而耗费精力。我现在好像是得了职业病。任何声音对我而言都是背景声音。坐在某个地方,听到的种种声音:火车启动、门咯吱作响、孩子哭泣,在我听来,所有声音都会立即融合成一段背景声音。有时候我想摆脱这种状态,但这是不可能的。现在,一切声音对我来说都是音乐。
为用户的生活提供跨多种设备的体验,这种做法有哪些价值?
OS:在白天,它可以在所有设备中随时随地陪伴你,有时你几乎听不见它的声音。我常常将 Endel 设置为放松模式。然后,我会打开 AirPods Pro 的通透模式,开始度过美好的一天。我会与人交谈、购买咖啡、和别人互动,但同时会在 Endel 上播放我称之为“小剂量”的声音。声音是控制你周围环境的最简单方式。它如此充满力量,能够轻松改变你的心境,而不必花费脑筋。因此,我们的想法是,你在 iPhone 上打开 Endel,然后去跑步,便可以在 Apple Watch 上继续聆听。然后,你前往办公室并打开降噪模式,便可在 Mac 上全神贯注地工作。这就是 Endel 的核心价值,保护你免受周围环境干扰。也是我对 Endel 的最终愿景:随时待命的背景声音。
分享文章

Endel 团队与 Endel App 的图片

媒介垂询

Caine Zhang

Apple

caine_zhang@apple.com

+86 2161795188

Apple 媒体联络

media.cn@ap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