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宫格肖像照,从左上起顺时针方向依次为:Dean Hudson、Haben Girma、Matthew Whitaker 和 Tatiana Lee。
Apple 携手创意人士、活动家纪念《美国残疾人法案》(ADA) 颁布 30 周年。
Apple 自成立以来,通过设计适合每个人的产品和服务,在推动前沿科技的大众化方面始终发挥着领导作用。从旁白功能、文本至语音转换到语音控制、切换控制,甚至还有 Siri,Apple 生态系统中的每一款产品和服务都在设计时,就把辅助功能考虑其中。
Apple 辅助功能技术推广者、旁白功能 (可让失明和弱视人群浏览 iPhone 和 Mac) 创始团队成员之一 Dean Hudson 表示:“辅助功能技术就应该十分简单易用。在 iPhone 上,我能做的事情和非残障人士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应该有任何区别。”
为纪念《美国残疾人法案》(ADA) 颁布 30 周年, Hudson 携手艺术家、残障人士权利活动家,针对法律的发展、他们使用的技术以及社会还需要做什么发表各自的观点。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Mathew Whitaker 在家中弹奏钢琴。
爵士音乐家 Matthew Whitaker 在位于新泽西州的家中。
在我小时候,我的父母便开始积极加入盲童父母互助团体,他们在那时也了解到了 ADA。我曾经听过这个词,但直到后来长大,才真正明白它的含义。
历史证明,若要保护公民避免因种族、肤色、宗教信仰和残疾遭受歧视,相关法律法规必不可少。《民权法案》通过促进平等,为 ADA 指引了发展方向。作为有身体残障的美国黑人,我对这两个法案都十分重视。在保护美国人免遭歧视方面,两部法案都具有重要意义。
我至今还记得父亲送给我 iPod touch 的那一天,也记得我自学旁白功能的使用方法。我高兴极了,每天都会使用。
无论制作我的专辑《Now Hear This》和《Outta the Box》,还是为一段音乐做符号标记,或者谱写或编排歌曲,总有不同的设备和 app 助我一臂之力。
当准备开始录制音乐时,我会打开 MacBook Pro 上的 Logic Pro X。通常情况下,我会先录制鼓声,其次添加贝司的声音,最后加入其他我需要的内容。启用旁白功能,我便可以游刃有余地操作这个软件。作品完成后,我就可以分享音频了。此外,利用 Dancing Dots 公司的 Lime Aloud 软件,我可以制作盲文音乐符号,并为我的乐队成员打印活页乐谱。
虽然科技无法解决失明群体可能遇到的所有障碍,但却让我可以使用日常生活和音乐创作所需的设备和应用,而接受教育也是每个美国残疾人应有的权利。
Haben Girma 身穿红色蕾丝衬衫。
残障人士权利律师、演说家、作家 Haben Girma。
我在一个包容性很强的社区里长大。在那里,有教练教我滑雪,而那时我很小,还不懂得思考眼睛看不见的人会怎么滑雪。问题从来都不是“盲人能做到这件事吗?”而是“盲人会怎么做这件事?”  
大学期间,身为聋哑学生的我见证了倡导者们利用 ADA 促使科技公司提供无障碍数字服务。他们的成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备受启发,希望加入他们的行列。当时,我在使用数字产品时遇到过许多障碍,这种情况甚至现在也时有发生。造成障碍的并不是我的残疾,而是某些科技开发人员对残疾人使用权的轻视态度。
2010 年,我以首位聋哑学生的身份入读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无障碍技术让我能够参加课程学习、进行法律研究。当然,我的研究以 ADA 和科技为中心。我在此的第二学年,美国马萨诸塞联邦地区法院宣布正式推出 ADA 线上业务。这无疑令我激动不已!我于 2013 年毕业并进入加利福尼亚州律师公会,开始为 ADA 相关案件进行诉讼。
Haben Girma 在户外工作。
残障权益律师 Haben Girma 提倡让残障人士能够访问数字内容,并消除当今社会的残障歧视。
我在一次诉讼中代表全美盲人联合会 (National Federation of the Blind) 起诉了一家公司,该公司设计的图书馆禁止盲人读者阅读许多电子书和文件。此案树立了法律判例,成为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的首例判决和美国第二例判决,信守了《美国残障法案》 (ADA) 将平等权扩展至虚拟空间的承诺。此后,我们受理了多起案件,维护了 ADA 在网络世界的威望。
在投身 ADA 诉讼工作数年之后,我开始从事咨询、演说和写作。我的回忆录《Haben: The Deafblind Woman Who Conquered Harvard Law》教导人们认识残障歧视,也就是残障人士比非残障人士低级的普遍假设。学会如何辨识残障歧视,可帮助人们关注并消除这种歧视。
Tatiana Lee 坐在户外的轮椅上。
演员、模特、好莱坞倡导包容的活动家和企业所有者 Tatiana Lee。
7 岁那年,妈妈给我买了一台“宝丽来”相机,随后我在门前的院子里拍了一张照片。当时我就意识到自己注定会从事表演工作。但时至今日,人们仍然很忌讳让残障人士去拍广告、电影、电视,或在流行的文化传媒中亮相。
10 年前来到洛杉矶时,人们告诉我要建立人脉。我试着参加一些活动,但可以说我连场地都进不去,因为没有轮椅通道。讲述残障人士故事的影片层出不穷,但没有一部是由残障演员出演的。在社群中我们将这种现象称为“残缺”。有些边缘化社群得到了支持,大声疾呼缺少真正的代表,但残障人士代言人的缺乏却无人谈及。因此,我创办了 Accessible Hollywood。我倡导的积极精神对残障社群的生存和发展十分重要。
Tatiana Lee 使用 iPhone 和 AirPods 开展业务。
演员兼好莱坞倡导包容的活动家 Tatiana Lee 使用从 iPhone 上的语音转换为文本功能到 HomePod 上的 Siri 的完整 Apple 生态系统经营业务。
我是一名女企业家。我经营自有的黑人残障人士业务,然而要顺利地管理一切并不容易。我是一个脊柱裂患者,这是一种神经管缺损病症,导致腰部以下全部瘫痪,因此我无论做什么都只能用双手。我用双手推轮椅,料理像穿衣服这样的日常生活,以及完成所有打字工作。但是,只需在家中构建完整的 Apple 生态系统,我就能将手机上的内容拷贝粘贴到笔记本电脑,将提醒事项添加到 HomePod,使用语音转换为文本功能,说出“嘿 Siri,安排这次会议”,并使用 Siri 快捷指令用语音更快速地做完很多事,从而借助双手就能节省大量时间、思考过程和体力。
作为一个打造全职大企业的多重残障患者,科技使我的生活轻松了很多。我希望自己所属的黑人残障女子社群能够受到重视。过去 10 年中,尽管遭遇各种障碍,我在模特和表演事业上取得了很多成就。2018 年,我因为在好莱坞娱乐界倡导包容而做出的贡献,成为第一位获得 Christopher Reeves 演员奖学金的有色人种女性。好莱坞正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推出了很多真实描写残障题材的出色影视作品。我很珍惜能在这个进程中做一份贡献的机会。
Dean Hudson 拄着白色拐杖。
Apple 的辅助功能技术推广者 Dean Hudson 是旁白功能创始团队成员之一,该功能可让失明人士使用 iPhone 和 Mac。
在 20 世纪 70 年代末,我的兄弟姐妹为我朗读电脑说明书,然后我在程序中输入内容。当时的我对于使一些事情发生在屏幕上感到很好奇。上大学时,我开始学习计算机科学,但需要别人帮我朗读屏幕上的内容,因为还没有屏幕阅读器。
2006 年,我加入 Apple。在我的团队开始为 iPhone 开发“旁白”时,我们进行了很多探索,比如,点按 iPhone 屏幕上的项目时会发生什么。视力正常的用户可以看着屏幕决定点按的位置,而我需要先点按才能“看见”。通过迭代测试,我们开发了安全探索功能 (Safe Explore)。用户只需在屏幕上轻点两下,就可以激活 iPhone 的某些功能。2009 年,“旁白”随 iPhone 3G S 登场,用户开始逐渐熟悉这项功能。现在,失明人士和其他各类残障人士都能使用设备,这非常了不起。
Dean Hudson 使用 MacBook Pro 工作。
Apple 的辅助功能技术推广者 Dean Hudson 确保每位用户都能在各个新款 Apple 产品上,使用同样简单易用的技术。
如今,人们使用技术的方式多种多样。很多人对 Apple 产品某项功能的运作提出了意见和建议,所有这些都很重要。这能让产品更符合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原来需要私人助手全天候陪护的四肢瘫痪病人,现在可以使用切换控制功能回到住所独立生活,这彰显了它的确是一项改变生活的功能。在颁布 ADA 的 30 年后,我们看到了该法案带来的这些益处。上学时,我需要让别人帮我朗读屏幕上的代码,但现在人们可以使用这些工具,真正获得工程师的工作。这真伟大!
分享文章

ADA 30 周年纪念日的图片

媒介垂询

顾蔚

Apple

gu_wei@apple.com

+86-10-85255772

Apple 媒体联络

media.cn@apple.com